从玲珑在塞尔维亚投资设厂说起 自主零部件企业开放式布局时候到了

2018-09-11 09:57:47 43

从玲珑在塞尔维亚投资设厂说起 自主零部件企业开放式布局时候到了

2018年8月20日,山东玲珑轮胎股份有限公司(简称玲珑)发布公告称,玲珑拟投资9.9亿美元,在塞尔维亚东南部的兹雷尼亚宁市自贸区建设年产1362万套高性能子午线轮胎的工厂。8月23日,在塞尔维亚总统武契奇、中国驻塞尔维亚大使李满长见证下,玲珑董事长、总裁王锋和塞尔维亚经济部部长Goran Knezevic在塞尔维亚兹雷尼亚宁市签署了投资备忘录。

  玲珑塞尔维亚投资是当前塞尔维亚最大的中资专项,也是塞尔维亚最大的外商直接投资专项。玲珑成为首家在欧洲建厂的中国轮胎企业。

  这件事获得业界广泛好评,也引起国内一些人士产生某些联想和疑虑。

金杯,福田,蒙派克,G7,小海狮X30,金杯汽车,福田汽车,华晨金杯,金杯海狮

玲玲国际化战略的需要

  玲珑是一家专业化、规模化技术型轮胎企业,拥有国家级企业技术中心和国家认可实验室,建成同行业第一家噪声实验室和低滚动阻力实验室,掌握同行业前沿开发与试验检测手段,承担了多项国家级技术攻关课题,主导和参与制定、修改 60 多项国家及同行业标准,取得 500 多项国内外专利。其中有多项新产品和新技术填补国内空白。玲珑自主开发低断面抗湿滑低噪声超高性能轿车子午线轮胎,获得国家科技进步二等奖。

  2016 年 7 月,玲珑成功登陆 A 股,在上海证券交易所挂牌上市。2017 年,玲珑生产轮胎超过5000 万套。

  2018年7月25日,玲珑提供技术服务的乌兹别克斯坦轮胎厂完成竣工验收。这是中国轮胎行业第一次向中亚地区输送技术,标志着玲珑从轮胎产品输出企业上升至更高层次的技术和管理输出企业。通过这次技术输出,玲珑将持续开拓中亚市场,更好地实施企业“走出去”战略。

  玲珑副总裁兼董事会秘书马越川在接受记者采访时说:“乌兹别克斯坦力求发展轮胎制造业,请求玲珑提供帮助。乌兹别克斯坦整车配套市场规模偏小,不宜玲珑直接在当地建设轮胎工厂。经过沟通,玲珑愿意以技术支持乌兹别克斯坦建设轮胎工厂。整车企业要求乌兹别克斯坦轮胎工厂必须保证所有技术来源于玲珑。”

 多年来,玲珑连年入围世界轮胎行业 前20 强、中国轮胎行业前五强。

  依照计划,玲珑塞尔维亚工厂将在2019年4月前完成国内外专项审批、政策落实和施工手续办理等程序,正式开始工程建设,将在2025年3月完成全部的三期建设工程。达产以后,这家工厂每年将实现销售收入6亿美元、创造利润1.6亿美元。

  马越川在接受记者采访时说:“在塞尔维亚建厂,是我们积极实施玲珑‘5+3’战略的重要举措,是玲珑积极‘走出去’、就近服务欧洲客户的实际行动。”

  “5+3”是玲珑的国际化发展战略,即在国内建设五个生产基地、在海外建设三个生产基地。

  在国内,玲珑已经投资建成山东招远、山东德州和广西柳州三个生产基地,湖北荆门生产基地正在建设中。

  2012年,玲珑在泰国建设了第一个海外生产基地。另外,玲珑计划在欧洲和美洲各选一处,建设海外工厂。欧洲塞尔维亚就是玲珑的欧洲生产基地,也是玲珑的第二个海外生产基地。

  玲珑是德国大众汽车公司全球供应商。大众汽车公司要求供应商减少供货时间。马越川介绍道:“我们把汽车轮胎从泰国运输至德国,需用40多天时间。玲珑响应欧洲客户要求,在塞尔维亚投资设厂,就近供货仅需3天时间,能够减少汽车轮胎库存和运输成本。另外,玲珑在欧洲轮胎市场的现有占有率只有1.7%,在塞尔维亚投资建厂,能够有效规避国际贸易壁垒,提高玲珑轮胎在欧洲市场的覆盖率。”

  国内优秀零部件企业该走向国外高端市场了

  严重过剩的国内轮胎产能转移是大势所趋。

  中国机电产品进出口商会汽车分会秘书长孙晓红在接受记者采访时说:“国内轮胎产能向国外转移,是大概率事件。向欧洲转移产能,应该是玲珑经市场调研作出的战略性抉择。”

  在被中国化工集团收购两年后,倍耐力在2017年10月重返米兰证券交易所,挂牌上市。如今,倍耐力专注乘用车轮胎市场,在高价值轮胎市场有独特定位。

  联想到这个收购案,孙晓红指出:“中国化工集团收购倍耐力,主要是资本层面的国际合作。玲珑直接投资欧洲轮胎市场,为中国汽车零部件企业走向欧洲冲在前面。我相信会有越来越多的中国汽车零部件企业走向欧洲。我在2017年率团访问西欧,重点就是推动中国新能源汽车走进西欧。”

  中国社会科学院工业经济研究所工业发展室主任、研究员、研究生院教授赵英在接受记者采访时说:“国内汽车零部件企业进行全球布局,可以减少国际贸易壁垒。”

经过多年创新发展,中国一些企业积累了资本,需要合适的投资场所。

  “在新的国际市场形势下,中国一些企业纷纷转向海外布局。福耀凭借其响亮的品牌,在美国设厂,是为了在美国开拓配套市场。东欧靠近西欧,劳动力成本比西欧低。东欧国家正在学习中国设立经济开发区的做法,建设工业区,欢迎和鼓励外国企业投资,以求改变其经济落后状况。在东欧建立工厂,无疑对投资者有好处。玲珑在塞尔维亚建厂,就是为了在欧洲开拓配套市场、提升品牌价值。”中国航空汽车系统控股有限公司高级专务周世宁把福耀和玲珑的海外举动联系起来说了这番话。

  对外经济贸易大学国际经济研究院中国对外经济贸易研究室主任杨立强博士在接受记者采访时说:“我们一直强调资本双向流动,即注重‘引进来’和‘走出去’并重的开放格局。近年来,中国企业对外直接投资增长迅速。从整体来说,资本双向流动的格局已经形成。当然,就汽车产业来讲,中国企业‘走出去’还落后于‘引进来’。”

  杨立强认为,玲珑已经初步完成从国内公司向跨国公司的转变,海外投资建厂已经成为玲珑开拓国际汽车轮胎配套市场的重要途径,玲珑在海外建厂是中国企业国际化成长为跨国公司的典型案例。

  2018年7月9日,中国宁德时代新能源科技股份有限公司与德国图林根州政府在德国柏林正式签署协议,拟投资2.4亿欧元,在德国图林根州设立电池生产基地及智能制造技术研究开发中心。孙晓红联想到这件事认为,玲珑在塞尔维亚投资建厂,应该算是中国进一步开放汽车产业的又一个典型案例。

  略加思索,孙晓红指出:“中国产业开始从开放的角度进行布局。这对汽车零部件企业的要求很高。其实,中国汽车零部件行业并不缺少有经验、有产品、有开放式布局的企业。这些企业完全可以代理中国产业走向高端市场。”

  应当积极应对严峻挑战

  在新一轮对外开放条件下,企业“走出去”是中国汽车产业发展的需求,但是,不宜片面强调“投资输出”。杨立强认为,投资输出,因企业而异;各个企业应当以自身需求为导向,在管控海外投资风险的前提下科学实施国际化发展战略。

  欧洲拥有法国米其林、德国马牌、意大利倍耐力和芬兰诺记等多家跨国轮胎公司。其中,米其林已经在塞尔维亚投资设有工厂。后来者玲珑面对这样强大的竞争对手,有何感想?

  马越川回答:“米其林确实比玲珑更有品牌溢价优势,轮胎价格比玲珑高出很多,轮胎总销量是玲珑的3倍,总销售收入是玲珑的10倍。但是,玲珑轮胎技术指标超过米其林,比米其林更有性价比优势,米其林花费比玲珑高出很多。因此,米其林和玲珑的净利润差不多。我们在国外建厂,只是关心自身是不是有能力运作成功的问题。面对国际一流品牌,我们更有信心,不怕竞争。玲珑将在技术上赶超普利司通等国际大品牌。玲珑‘走出去’,正是为了提升核心技术竞争力。”

  玲珑承诺其塞尔维亚工厂必须雇佣1200个塞尔维亚人。玲珑如何管理这么多塞尔维亚人呢?这是一个大问题。马越川承认:“这个问题牵涉塞尔维亚风俗、环境保护和法律法规等具体情况,挑战很严峻。特别是塞尔维亚劳工法律挑战非常严峻。虽然玲珑泰国工厂运营非常成功,但是,塞尔维亚和泰国的情况不一样。比如,在宗教方面,泰国95%以上的人信仰佛教,塞尔维亚90%的人信仰东正教。”

  赵英说:“汽车零部件企业投资输出,务必考虑投资对象国的市场情况和商业风险,不能违背其法律法规。”

  周世宁强调:“在发达国家和地区,企业只能依靠资本、技术实力在市场竞争中取胜,根本不可能以不合法规的办法获得成本竞争优势。在外国建厂的汽车零部件企业必须正确对待外国劳资关系,否则,必然‘翻船’。”

  谈及汽车零部件企业“走出去”的问题,孙晓红说:“今年,中国汽车产业进一步对外开放的举措包括降低进口关税和开放合资企业股比,对内促进资源整合和产业升级,对外促进投资开发增长点。当前,外资品牌在抓紧布局抢占市场制高点。同时,中国企业也在苦练内功、提升质量的基础上,势必走向国外高端市场。这是国内产业界的共识,是国内企业发展的必由之路,也是我们工作的重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