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有车企改革须排除非市场因素干扰

2018-08-17 17:12:08 31

国有车企改革须排除非市场因素干扰

国有车企改革,已势不可挡地进入到深水区。

  今年以来,包括被几番热议的三大汽车国企合并传闻、“扑朔迷离”的奇瑞混改、吉利入股北汽“绯闻”、一汽投资拜腾……种种迹象表明,越来越多的企业正在通过各种方式,探索国有车企改革的路径。

金杯,福田,蒙派克,G7,小海狮X30

 势在必行的国有车企改革,需要突破的重点和难点在哪儿?汽车行业积极推进的混合所有制改革,究竟改什么,怎么改?如何真正地提高改革的效率?在探索的路上,这些问题都需要在实践中不断地理清思路再认识。

  ♦混改杜绝简单叠加和收编

  “今年,国有车企改革比过去任何时候的形势都严峻,无论对行业还是企业而言,国有车企改革的任务和需求比其他行业更紧迫。”日前,国务院发展研究中心原副主任、研究员侯云春,在寰球汽车主办的“国有车企变革的N+1时代”论坛现场说。

  产业竞争的加剧对国有车企的体制机制、创新能力、创新效率、市场化运作能力等都提出了更高的要求。随着汽车行业外资股比的放开、新造车势力的纷纷进入等内外环境的变化和产业转型升级变革的提速,国有车企深度改革刻不容缓。

  侯云春认为,国企改革的方向是最大限度的市场化。国有车企改革,混改是一条路径和方向,但不一定是惟一形式,在混改的探索和尝试过程中,国有车企还需要厘清和谁混、混多少、怎么混等关键问题。

  对此,中国经济体制改革研究会副会长樊纲认为,混改的核心是在国企中引入有价值的非国有因素,通过非国有因素来增强国企的市场活力。在国有车企推进混改的过程中,应当杜绝和避免简单的叠加和收编。

  “真正的混改并不是国有企业和民营企业的简单组合和资产的直接叠加,简单的组合和资产的叠加式合并只是对民营企业的一种收编行为。被收编后,民营企业的加入不但没有发挥其优势,反而其市场活力有可能被遏制和束缚,这不符合混改的初衷和方向。混改真正的目的是要通过改革使非国有因素的市场化优势加强而不是削弱。”樊纲说。

♦国有与民营资本找准定位 各司其职

  如何通过混改,将国有与民营资本的优势充分调动和发挥,需要有取有舍。是在混改推进过程中的一个敏感话题。更直白地讲,在混改的过程中,国有企业到底应该抓什么、放什么?

  对此,樊纲认为,在改革中,国有企业与民营企业应当找准定位、各司其职。比如,国有资本更适合在民生和战略性投资领域发挥作用,而一些高风险的竞争性行业,更适合民营资本来运作。

  当然,对创新需求同样迫切的国有企业,除了自身提升创新能力之外,也可以通过与民营资本的合作,在新兴技术和创新领域有所建树,实际上这也是对国企混改的一种尝试。樊纲直言,从某种角度看,国企往往并不缺乏资本,而是缺少市场化的运营机制。因此,国有车企混改可以参考和借鉴AB股制形式,在国企与民企的合作中,国有资本可以持股、分红,但不参与决策,让民营资本去更多地发挥经营职能。

  事实上,通过民营资本的介入,赋予国企更完善的市场化的运营机制、管理体制、经营体制,是推进混改的一个重要目的。“改革国有资本授权经营体制,以管资本为主来完善国资管理机构与体制,进一步放权、授权,是今年国资改革的重中之重。”中国企业改革与发展研究会副会长李锦说。他认为,通过优化股权结构、引进战略投资者的方式,是推进和深化混改,真正增强国企和民营企业合作的有效方式。

  ♦聚焦不准 混改难行

  当混改的大幕在各行各业陆续拉开,在国有与民营资本展开的频频合作中,对混改更应有冷静、清醒的认识,否则盲目跟风容易走偏,使混改流于入“混而不改”的形式主义。

  “现阶段的混改焦点应当锁定在市场化经营权而不是所有权上。”李锦直言,“目前聚焦不准,是混改继续推进的牵绊和阻力。”

  混改作为国有企业改革的一个突破口,如何进一步斩断束缚、冲破阻力呢?国务院参事室研究员姚景源表示,在推进混改的进程中,混改的手段和目的不能混淆,混改应当是手段而不是目的。这种手段也并不是强行的行政干预,而是通过市场化的方式,提高国有企业的效益、效率和竞争力。姚景源认为,有效推进混改,需要进一步淡化国企的行政化色彩。“国有企业改革的难点不是国有企业改革而是改革国有企业,之所以选择混改,就是为国有企业引入更多真正的市场化机制。”侯云春说。

  无论选择哪种方式、哪条路径,在改革中通过实践找寻新出路、创造新机遇才能促进改革真正落地,并掌握主动权。

  “通过推进混合所有制改革、优化股权结构;推进大集团整体上市、改进对国企的管理考核评价思路,更多地以创新能力和可持续发展能力作为考核指标;同时对僵尸企业进一步清退等方式,都可作为汽车行业国企改革的思路和参考。”李锦说。

  寰球汽车集团董事长兼CEO吴迎秋认为,未来,汽车行业变革和国企改革,一定会呈现出更加多样、多元、丰富的局面。改革是循序渐进的过程,是一个由浅入深、由简到难的过程,在不同阶段会有不同的问题和困难需要摸索和解决,汽车行业要以开放的心态面对国有企业改革,通过改革为中国经济的可持续发展释放更多活力。

本文来源于网络,此内容不能代表本站观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