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年,我不想再入这些“坑”

2019-01-16 11:55:34 22

今年,我不想再入这些“坑”

2018年,《中国汽车报》记者深入物流运输市场一线,撰写了一系列反映卡车司机工作和生活状态的文章,引发了广大卡车司机的共鸣。在深度剖析超限超载、运价下跌、油价上涨、乱罚款等一系列令卡车司机烦心的事件后,又有卡车司机向记者反映,在货物运输过程中,与货主和收货方的斗智斗勇也令他们十分头疼。

  道路限行造成的运输超时,罚钱;货物非人为原因损坏,也罚钱;货主与收货方相互扯皮,还罚钱。“反正不管怎样,吃亏的总是我们,卡车司机真成了砧板上的肉,任人宰割。2019年,我可不想再遭遇这些事儿了。”一位卡车司机颇有怨气地说。

金杯汽车|金杯海狮|福田汽车|蒙派克|G7|小海狮X30|金杯封闭货车|福田汽车|金杯小海狮|金杯面包车

■货主时间“最值钱”卡友时间“最廉价”

  说到这些烦心事,卡车司机付四本感触颇深。“记得有一次,我从江苏宿迁运送大米到苏宁的配载库,不料走到安徽境内突遇大雾天气,造成了长时间堵车。第二天早上当货主得知大米刚运送到安徽时,立刻就‘炸了锅’。”付四本回忆说,“当时,他冲我发了很大的火儿,说与苏宁签了合同,如果上午送不到目的地就要被罚款,还说这个罚款要我承担。但我也很无奈,这种不可抗力因素谁也无法避免,又不是人为造成的。后来找货主结算运费,还是被扣了不少钱。”

  卡车司机邵长宇如今加入了德邦物流,谈起以前自己单干时的经历,这类烦心事也没少遇到。“有一次,我在吉林长白山拉木材到浙江温州,刚装好货,当地就下起了鹅毛大雪,导致我的车在路上停了好几天。本来耽搁的时间就给我造成一定的经济损失,货主却因为没有按时送货又扣了我2000多元。这趟活儿不仅没赚到钱,还让我损失惨重。你说,到哪儿说理去。”他无奈地说道。

  卡车司机刘闯(化名)向记者吐槽:“在货主心中,自己时间是最宝贵的,不管什么原因,只要卡车司机没有按时到达交货地点,就要扣运费。但反过来,他们认为卡车司机的时间就可以随便耽误,把车扣个4~5天当个临时仓库是常有的事,我们一点办法也没有,只能认倒霉。这样的日子什么时候是个头儿?”

  “有一次我从内蒙古通辽运一车土豆到江苏常州,运货前反复确认过,对方承诺不押车,结果还是等了两天才卸货。期间自己花钱吃住不说,关键是车停了,保险和贷款都是要干掏钱的。”邵长宇气氛地说。

  “可不是嘛,这种情况急也没用,他们说得好听,耽误了时间给我们加钱,实际最后都不了了之,货卸完了,你找他加钱,他根本不理你,这种人多得是。”付四本说。

  ■货物破损遇扯皮总之全是司机

  除因为时效问题引发的矛盾,卡车司机遇到的烦心事还有不少,尤其是拖欠运费问题。付四本直言不讳地表示,像是在货运平台上找货就存在一定风险,由于不是货到付款,而是在平台生成电子运货单后,再由接货方将货款打进司机的卡内。所以一旦对方不守信用,几百上千公里的路程又不好去讨要,只能自认倒霉。

  “现在我们使用的货运平台刚刚升级,如果卡车司机到达目的地后无货可装,平台最高赔偿500元的放空费。但之前很多货运平台没有相应的赔偿机制,就算平台能‘封杀’信用差的货主,但他们完全可以换个名字继续注册使用。而且即使不让信用差的货主在平台发布货源信息,可卡车司机的损失已经产生,无法追回。所以遇到这种情况,最令我们头疼。”付四本郁闷地说。

  类似情况邵长宇也遇到过,有一次他从山东德州运家具到新疆,到达目的地后,接货方又让他拉一车家具返厂。不用空车返回,本来让邵长宇很高兴,但万万没想到的是,货拉回来后,厂家却不认账。原来这一车是有问题的家具,接货方要求退货,可双方没有达成退货共识,最后邵长宇却成了受害者,运费自然也没有拿到。

  “接货方和货主之间的问题,反而让我成了受害方。后来我花了1000多元请了律师,可还是没把运费全要回来。在这三方之间,卡车司机就是弱势群体,有时真的拿他们没办法。”邵长宇回忆起来仍觉得很憋屈。

  “还有一次,我从上海运货到吉林长春,接货方要求中途在沈阳卸下一部分货,可我到了沈阳怎么都联系不到卸货人,为了保证时效,我只能继续开往长春。结果到了目的地,接货方以我没去沈阳为由拒绝支付运费。最后我提出无偿将那部分货物运回沈阳,可对方还是百般刁难。直到现在,那趟9000多元的运费,我也没拿到。”邵长宇无奈地说。

  ■运价过低是本质司机需量力而行

  对于这类频繁出现于货主与卡车司机之间的矛盾,资深卡车司机刘显青认为,卡车司机通常会感觉很气愤,但换位思考一下,货主也挺委屈。比如有些生鲜类食品,如果不能按时送到,很可能卖不上价,甚至血本无归。虽然路遇特殊情况不是卡车司机的错,但损失究竟该由谁来承担?真的很难说。

  在刘显青看来,矛盾的关键还是在于整个运输行业的运费和专业化程度过低,以前一辆车里最少有两名司机,可以做到24小时不停车。但现在除非是大型物流公司,一般散户没有能力再聘请司机,时效肯定无法保障。

  而说到运费低,卡车司机都一肚子苦水。邵长宇已经加入德邦物流6年时间,只负责开车的他按说对运价的波动不会很敏感,但这两年他却从一些细节处感受到了运价的下降。

  “虽然德邦物流的工资在行业里算是比较高的,但由于市场行情不好,我来公司6年了,工资一直没涨过,2017年甚至还降了一次。归根结底还是车多货少,竞争太激烈,物流公司的利润也在下降。”邵长宇坦言。

  “现在快递行业对时效性的要求越来越高,这也对卡车司机的要求相应提高了。不少卡车司机反映,现在送快递可以说是分秒必争,有时连上厕所的时间都没有。”刘闯表示。

  “所以在这种情况下,我觉得卡车司机在接货之前一定要考虑好,量力而为,觉得时效或者各方面难以保证,容易出现风险和扯皮现象,就不要冒险去接活。”刘显青建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