汽车界的创业人访谈|廖越峰:高科技创业的新短平快模式

2018-11-24 11:15:11 67

汽车界的创业人访谈|廖越峰:高科技创业的新短平快模式4

11月15日下午,北风吹走了雾霾,空气质量转好,但是初冬的北京还有些冷,人们不大愿意出门。而在中关村梦想实验室,“王博士的汽车Ba——访谈100位创业者”访谈间不一样。

  访谈开始前10分钟观众已经坐满,还有人陆续赶到,要不断添加座位,人数超过往期两三倍。这一期嘉宾是常州海科新能源技术公司董事长、创始人兼CEO廖越峰。自发而来的观众有创业者、专家、学者、媒体等。作为一名记者,我来到此,就想知道这位走在职业“康庄大道”上的专家为何转身去创业。

  廖越峰是新能源汽车技术专家,美国威斯康星大学电机驱动专业博士,教授级高工,2009年入选第二批“国家特聘海外专家”。在创业前,他1991年参加了通用汽车的第一代电动汽车EV1项目,有美国20年的新能源汽车研发经历。2007年回国后,先后担任奇瑞新能源汽车和北汽新能源汽车的总工程师,领导开发了国内第一批电动汽车产业化项目。可以称之为这两家汽车公司新能源汽车板块的“拓荒牛”。

  而在2013年,廖越峰离开了北汽新能源汽车公司,选择自己创业,创立了海科新能源技术公司,从事飞轮动力总成的开发与产业化。2017年他担任了科技部重大专项“车用快速动态响应燃料电池发动机研发”之子课题项目负责人。经过创业种种磨砺,近期安装海科飞轮动力总成的车型将投放市场。

金杯,福田,蒙派克,G7,小海狮X30,金杯汽车,福田汽车,华晨金杯,金杯海狮

11月15日下午,北风吹走了雾霾,空气质量转好,但是初冬的北京还有些冷,人们不大愿意出门。而在中关村梦想实验室,“王博士的汽车Ba——访谈100位创业者”访谈间不一样。

  访谈开始前10分钟观众已经坐满,还有人陆续赶到,要不断添加座位,人数超过往期两三倍。这一期嘉宾是常州海科新能源技术公司董事长、创始人兼CEO廖越峰。自发而来的观众有创业者、专家、学者、媒体等。作为一名记者,我来到此,就想知道这位走在职业“康庄大道”上的专家为何转身去创业。

  廖越峰是新能源汽车技术专家,美国威斯康星大学电机驱动专业博士,教授级高工,2009年入选第二批“国家特聘海外专家”。在创业前,他1991年参加了通用汽车的第一代电动汽车EV1项目,有美国20年的新能源汽车研发经历。2007年回国后,先后担任奇瑞新能源汽车和北汽新能源汽车的总工程师,领导开发了国内第一批电动汽车产业化项目。可以称之为这两家汽车公司新能源汽车板块的“拓荒牛”。

  而在2013年,廖越峰离开了北汽新能源汽车公司,选择自己创业,创立了海科新能源技术公司,从事飞轮动力总成的开发与产业化。2017年他担任了科技部重大专项“车用快速动态响应燃料电池发动机研发”之子课题项目负责人。经过创业种种磨砺,近期安装海科飞轮动力总成的车型将投放市场。

实际上,飞轮动力总成是一款带制动能量回收利用的自动变速箱。此技术能够大大地提高新能源汽车的系统能效、性价比。一般情况下,系统能效能够提高30%左右,三电总成的成本能够下降30%-50%。在目前国家新能源汽车补贴退坡、面临市场化时期,飞轮动力系统技术具有显著优势。

  海科新能源是国内首家致力于新一代新能源汽车动力总成技术—飞轮动力系统的研发与产业化的创新企业。海科新能源2013年完成了世界第一辆飞轮动力系统轻卡的搭载与应用,随后在商用车、乘用车、电动跑车、MPV等车型上,都得到了装车实验认证,并在工程机械、轨道交通以及机场专用设备等细分市场推广应用。2017年,海科新能源入选科技部重大专项,把飞轮技术应用在燃料电池车上。

  经过了6年的研发和市场开拓,数千万投入,海科新能源拥有多项发明专利和完整的知识产权。2017年,海科新能源与国金汽车集团实现战略合作,在山东淄博高新区建设年产10万套的生产基地,并将在近期批量生产。

  ♦需要建立创新转型自信

  一个新技术从它萌发到进入产业化,最终成为市场的成熟产品,过程艰难曲折。常州海科新能源技术公司董事长、创始人兼CEO廖越峰说,里面的故事三天三夜都说不完。

  海科在开发出飞轮技术总成之后,想找个试用车型,一度难住了廖越峰。他说,我们在国外天天干的新能源汽车技术研发,到了国内反而没有人相信我们能干这些事情。我们英国的合作伙伴,国外同行都非常尊重我们做出创造性的工作,唯独我们自己人不相信我们能够做这种事情,反而相信人家卖给他的东西,哪怕是垃圾他也相信那是好东西。如果没有客户相信,没有合作方支持,再好的技术也推动不了,更别说有意义的创新了。

  经过这几年,廖越峰说他理解了为什么很多领导选择去引进技术。他说自己当时想法比较偏激,认为可能是领导不愿意承担风险,走这种常规的道路是最安全的,追究责任时追不到自己头上。但是后来发现不仅仅如此。

  深挖之后可以看到,我们整个民族的自信心还是很差。创新的经验和土壤很稀缺,创新的DNA严重缺乏。面对整个国家经济转型和未来发展,重塑国民自信和创新转型的自信,恐怕是最重要的工程。他作为在国外学习工作了快20年,现在回国已有10年,对比之下感觉,建立自信的确是将来的一个很重要的使命。

  汽车行业过去这么多年是以合资道路为主,在自主创新领域以奇瑞为代表的一批企业做得可圈可点,但是世界最前沿的技术上的创新,我们实际上是没有经验,或者说没有成功的经验。廖越峰分析,即使像他这样过去在国外有20年的经验,回国以后又成功在整车厂做过一些实际应用和成功实例的业内人士来说,短板还是不少。

  这就形成了业内无论是企业也好、合作方也好、投资人也好,从骨子里是不相信中国人能够做出世界一流的东西,除非他看到了这个东西已经变成现实,但是它怎么能够成为现实呢?

  廖越峰说,“前沿技术需要有人去做,才能够成为现实。难就难在这里,我们常常感觉在孤军奋战,在很多时候没有办法,只有凭着像信徒一般的信念坚持下去。很多高科技创业公司都是在这个过程中壮志未酬,因为弹尽粮绝倒下了。”

  ♦高科技创业要“短平快”

  如果硬碰硬按照国外的打法,廖越峰认为现阶段在高科技创业上面根本行不通。他建议在中国做高科技创业也要“短平快”。跟客户也好,合作方也好,投资人也好,廖越峰用他们易于理解的语言来讲“短平快”理念。

  短,就是在选择技术和产品方向上,要“快半步”,“一步都不能快”。我国在科技创业上的优势主要不在前端而在后端,基于人家原创性的技术,我们集中精力来做下半步的工程开发、产品开发。前面技术的开发时间一定要短,如果超过半年的技术开发期,投资人不会认你,合作方不会认你。另外技术发展也很可能把你甩在后面了。

  实际上就是要认清我们跟国外的比较优势。无数研究证明,我国现在在下游的工程开发和产品开发上,无论是从成本和效率上面都是有优势的,我们要的是什么呢?把人家的一些有希望的原创性技术,拿到我们这来,尽快把它变成能够满足市场刚需的产品,这就是短。

  平,指的是所选择的技术一定是要有壁垒,要有优势,而且是可持续的优势,否则投资的钱就打了水漂,努力付诸东流。但是注意不能有太多的新东西,最好有一个方面核心的、创新的东西,其他的是行业里已有的,基本上就是针对我们国内的,这就是平。也就是说做新产品时,不要出现太多的创新点,因为多了一个创新点就多了一份风险的叠加。

  我们在产品开发以及制造生产上都必须集成创新,合作共赢,这样不仅大大减小创业的资金需求和进度风险,更对行业的转型升级起到很好的带动作用,也更加容易得到上下游产业链的支持。

  快,互联网创业精神归结到一点就是快步迭代,他们叫做小步迭代。整个开发周期一定要快,产品开发一定要快。他的经验就是产品开发加技术开发能够控制在一年之内,然后留出足够的时间做客户培养、市场开发。现在的产品技术周期越来越短,这是全球性的趋势。如果我们真的是要想跟国外同行竞争只有“快”,快是我们唯一的竞争优势。

  短平快,实际上就是游击打法,是从实际出发,怎样利用有利的战略机会取得突破,通过聚焦取得突破,然后取得发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