纽约政府立法控制网约车数量以求解决拥堵问题 但真的有用吗

2018-08-17 16:37:17 36

纽约政府立法控制网约车数量以求解决拥堵问题 但真的有用吗

  2018年7月30日,一辆Lyft网约车在曼哈顿穿行。(摄影:Spencer Platt/Getty Images)

  近年来,美国网约车企业的运营汽车数量快速增加,一定程度上引发拥堵等难题。

  8月8日,美国纽约市议会高票通过了一系列对Uber、Lyft、Via等在纽约运行的网约车服务公司进行约束的法案,决定在一年之内会暂停网约车新的出租车辆许可证的发放,还将为网约车司机设置最低工资标准。

  根据这些法案,纽约市将对网约车公司司机的工资和车辆拥堵等问题进行严格审查,以及为支持轮椅的车辆免去许可证发放费用;在此期间,纽约市监管机构还将保持对网约车行业进行进一步的调查。

金杯,福田,蒙派克,G7,小海狮X30

♦ 为什么限制网约车法案获通过?

  据称,此项法案的出台主要是为了减少城市拥堵。

  在纽约生活工作往往严重依赖出租车。但随着以网约车为代表的共享汽车的蓬勃发展冲击了传统的出租车行业,引发出租车行业的严重不满,这也迫使纽约政府加快了对网约车快速发展的监管。

  据外媒报道,近几年纽约网约车数量激增,目前该市网约车数量已达到8万辆,而传统出租车数量还不到1.4万。而像西班牙那样的国家,明确要求网约车数量不得超过传统出租车,甚至有些国家比例更加“苛刻”,网约车与传统出租车比率达到1:30。

  在网约车车辆数量快速增长的同时,纽约的网约车专职司机数量也随之翻了两番,致使网约车司机人均收入减少。此外,由于最近工作条件的逐渐恶化,导致部分出租车司机和网约车司机因此而自杀。

  有专家指出,若对于网约车再不加以限制,将会导致上路的网约车数量过多,使得纽约道路过载,影响正常出行。

  当地时间8月8日晚上,纽约市长比尔·白思豪(Bill de Blasio)在推特上写道: “我们的城市正直接面对一场危机,这场危机正把工薪阶层的纽约人推入贫困,我们的街道也越来越拥堵。基于网约车服务公司的无限制增长,我们必须采取行动——而现在我们做到了。”

  ♦ 法案真能解决城市拥堵问题吗?

  据《福布斯》报道,很显然,现在的问题不在于一年的许可证上限能在缓解交通拥堵上起到多大作用。毕竟,Uber和Lyft在美国其他城市也遭遇了这类法案的限制。真正的问题其实并不在于网约车车辆数量的多少,而是在一年后,当约束法案被取消时,纽约市的交通状况仍然不会改善。

  Uber和Lyft认为,约束性法案的推出将加剧城市拥堵,减少出行运输方式的选项, 这使得人们出行更加难以及时获得车辆,特别是在偏远、不发达地区。但实际上,城市居民喜欢丰富的交通出行方式。新交通方式的数量过剩也是有害的, 这意味着网约车使用价格随之降低,这将会驱使人们选择倾向于乘坐网约车,而非地铁或公共汽车这样的公共交通工具。

  这看似一个好的局面,但实际上成为了网约车司机的一场灾难。因为随着网约车使用价格的降低,他们所获得利益也因此减少。几十年前,获得出租车牌照是加入中产阶级的一种方式,而现在它却成了悲惨和剥削的通行证。

  这种转变存在以下几个方面: 首先,这是在自动驾驶汽车接管未来用车之前的短短几年时间里,现在只是一个过渡时期。而这一过程已经在美国的一些城市开始了。我们可以想像一下,但汽车不再需要司机,是否就能解决在城市及周围地区道路上,因为人类个体因为主观或客观原因造成的拥堵问题呢?当然即使自动驾驶汽车未来取代了传统汽车,但仍不能阻止人们拥有一辆车的想法。在美国纽约和大多数的城市中,真正的问题不止是以网约车为代表的共享汽车车辆太多,以及网约车的特许执照必须被冻结,还有没有对我们使用私家车提供足够的刺激。

  对此,只有当市政委员会意识到他们需要采取严厉措施,从而限制公共交通工具、 汽车车队或自行车、小型摩托车等交通工具准许进入城市大部分地区,并尽可能方便地使用私家车时,城市的交通情况才会有所改善。

  找到一个城市交通需求的恰当平衡并非易事。但仅仅通过限制其中一个因素来解决问题,而不考虑其他因素的影响,问题是无法得到解决的。当我们明白造成拥堵的大部分原因是汽车,拥堵在我们城市将会消失。现在,我们必须重新设计规划以适应其他交通工具类型的使用,可能禁止全部或大部分街道停车区域,为其他用途提供空间,转换将汽车作为提供服务的产品的想法,并且改善公共交通工具。改变的关键是自动化,因为自动化可以省钱,最终它会从中胜出。

  在纽约,一年的网约车牌照上限无助于找到该市多年来一直缺乏的交通平衡。现在不应只关注这些许可证的数量问题,我们应该完全重新思考我们的城市以及我们的移动方式,以及需长期形成的习惯、方式和几十年来建立的交通理念。

本文来源于网络,此内容不能代表本站观点。